首页 > 高中新闻

【《福布斯》杂志专访】枫叶教育:中国国际教育运营商如何炼成

发布时间:2017-03-23 15:21:39           责任编辑:管理员           点击次数:1078

QQ截图20170323161316.png

任书良(枫叶教育创始人·董事长)

任书良出生在内地,曾在香港成功经营纺织和服装生意。上世纪90年代早期,任书良一家迁至温哥华。在努力思索下一个事业选择时,任书良发现,孩子“非常喜欢加拿大的校园生活”。于是,他创办私立学校,开始探索如何将典型的加拿大式教育引入中国

起初,北京政府和其他几个城市的政府并不太鼓励他的做法。任书良回忆道:“他们说我疯了。” 他力推加拿大BC省类似的课程体系,试图将这些课程与中国式教育融合,发挥两国教育的优势。最终,他得到大连政府的支持,于1995 年开设了第一所学校。如今,在香港上市的中国枫叶教育集团(China Maple Leaf Education Systems)(01317.HK)是中国最成功的民办教育集团之一,拥有56 所学校和25,000名学生。

现年63岁的任书良并未放慢脚步。在枫叶教育的大连校区接受采访时,任书良表示,枫叶教育将通过公私合作、租赁及合并等方式,三年后轻松实现开设70所学校的目标。仅在今年,枫叶教育已收够海南国科园实验学校(Hainan National Science Park Experimental School)的多数股权,使学生总数增加了3,200名。明年,枫叶教育计划开设位于澳大利亚的第一所学校,同时筹备开设新加坡分校,希望能吸引中国家庭和新加坡本地家庭。

投资者们对枫叶教育取得的总体结果感到满意。2014年,枫叶教育在香港上市。去年,该集团的股票上涨了超过五分之一,估值达9亿美元。任书良起家时,投资额为1亿元人民币。

早期在国内经商的经历,让这位教育行业的企业家看到了中国经济在发展中给私营企业留下的发展良机。公立学校的校长可以做得很好,但他们在民办教育方面较难取得成功。任书良说:“你必须懂教育,但也要懂市场。”

市场情况表明,中国家庭希望看到更多的民办教育。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Frost and Sullivan)对人们从学前教育到高等学府的开支情况进行了调查。调查报告显示,从2011年起,中国的民办教育开支每年增加13%,到2015年达到2,880亿元。根据该调查报告,预计这一开支将每年增长11%,到2020年达到4,950亿元。


QQ截图20170323161329.png

枫叶教育能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部分原因在于和加拿大有着紧密的联系。枫叶教育的高中课程不仅得到了中国当地政府的认可,还拥有加拿大BC省教育部的认可。去年,1,442名高中毕业生中,约有65%前往加拿大高校就读。集团董事会成员中有数位加拿大知名人士,例如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霍华德·贝祥(Howard Balloch),他于今年刚加入枫叶教育董事会。在枫叶教育的办公主楼,连电梯地面上都有枫叶的标志。高中生每年支付10,000美元的学费(含住宿费),大部分会回家过暑假

任书良说,学生在全球化的时代中成长,家长想要更好的英语授课环境和国际化教育。“枫叶教育满足了这些中国家庭的需求。”他说。虽然枫叶教育与加拿大有着深厚的渊源,但也非常关注中国历史和文化。“周恩来” 班培养出的一些学生,是枫叶教育最为优秀的毕业生。枫叶教育相信,他们的课程设计广受欢迎,因为学生可以自己选择课程,从高中起就能将重心放在某些专业领域。枫叶教育也鼓励初中学生课后开展课外活动,这与当地学校不太一样。


QQ截图20170323161339.png

 (中国枫叶教育集团于2014年11月28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


香港上市的枫叶教育集团是中国成功的民办教育集团之一。创校初期,枫叶教育第一批仅招收到14名学生。但现在,该集团期望旗下学校的高中毕业生今年能达到1,800名。在最近的一个财年,枫叶教育的招生人数上涨了15%,促使收入从6.52亿元增加到8.3亿元,净利润从一年前的2.08亿元上升到3.07亿元。

行业的前景如何?任书良认为,中国的民办教育行业将持续发展。一些家长想让孩子适应时代发展,单靠公立教育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并实现他们的预期。他认为,中国放宽二胎政策,也将大力促进民办教育开支的上涨。

想从中分食一杯羹的众多公司,将越来越强烈地希望上市筹资。2月,中国宇华教育集团(China Yuhua Education(06169.HK) 在香港上市,成为最近一家收益于中国教育投资的公司。宇华总部位于河南省郑州市,在16个校区提供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服务;通过民办教育,培育近50,000名学生。董事长李光宇持有宇华75%的股份。公司上市后,李光宇持股价值达6亿美元。(任书良持有枫叶教育53%的股份,价值4.5亿美元,和李光宇尚有差距。)中国最富有的教育行业企业家为好未来(TAL Education Group)的董事长张邦鑫。张邦鑫凭借21.5亿美元的身家,在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112位。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New Oriental Education and Technology Group)的俞敏洪以16亿美元的财富值,排在该榜单第169位。

任书良预计,从资本市场得到资金的教育企业将越来越多地进行合并;而面对知名度更高的教育品牌,规模较小的学校将面临关门的压力。


QQ截图20170323161352.png

(2016年9月,甘露枫叶大学学校在加拿大汤姆逊大学校园内举办开学典礼)


任书良表示,在线教育将越来越重要,但对九年级学生而言,情况并非如此。教育行业还存在另一个不安因素:今年9月,新的规定将开始实行,即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但这一规定对枫叶教育的冲击有限,因为该集团与各个学校签订了合约。任书良说,幼儿园、高中和大学教育的利润不会有变化。从乐观角度看,这一规定为枫叶教育提供了向这些领域扩张的“大好机会”。

任书良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了至少25年,培育了25,000名学生,这段经历让他“彻底改变” 了对教育行业的看法。他原本只考虑行业的商机,但现在,他相信,“教育并非止步于此。”任书良的领导力和开拓精神,也向我们展示了这段转变的历程和成就。